东芝与西部数据之间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发布时间:2017-07-06 00:00
作者:
来源:驱动之家
阅读量:332

炒作了几个月,日本东芝公司费尽心机想卖出去的闪存芯片业务交易还是美梦破碎。由于美国西部数据公司的阻止,东芝希望尽快与日本产业革新机构(INCJ)牵头的一个财团达成交易的努力在日前正式告吹。此前东芝曾向股东承诺完成交易,但在6月底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东芝食言了。为发泄怒火,也为了转移目标,东芝宣布起诉西部数据公司,向对方要求索赔1200亿日元(约合10.7亿美元)。就这样,原本保持良好合作关系的东芝与西部数据之间“友谊的小船”彻底翻了。

东芝与西部数据之间的利益纠纷源于西部数据1999年通过收购SanDisk,获得了SanDisk与东芝合资芯片公司的股权。换句话说,东芝拟出售的芯片业务有一部分西部数据的权益。西部数据认为在取得其同意之前,东芝无权单方面出售芯片合资公司。但东芝为了获得现金流,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虽然西部数据多次表达了对东芝出售芯片业务的不满,但为了尽快将存储芯片业务卖出去,以获得急需的大额资金,东芝的态度一直很强硬,我行我素。5月9日,东芝曾警告西部数据,不要干涉其出售芯片业务部门。东芝当时称,西部数据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干涉东芝的潜在经济优势及两家公司之间的合约,这是不正当行为,必须立即停止。否则,东芝将采取一切可用手段。6月7日,东芝再次警告西部数据,不要再试图阻止其出售芯片业务部门。东芝的律师在一封信件中称:“我们希望西部数据不要再试图阻止东芝出售芯片业务,而是应该把精力投入到一些更具建设性的渠道上,这对东芝和SanDisk都有利。”

6月下旬,东芝宣布已选定日本产业革新机构(INCJ)牵头的一个财团作为旗下芯片业务的首选竞购方。该财团成员还包括日本发展银行(DBJ)、韩国海力士和美国私募股权公司贝恩资本。但是,该财团在此前的一天已经表示,在投资东芝芯片业务部门之前,东芝需要解决其与西部数据之间的产权纠纷。与此同时,在东芝宣布选定首选竞股方之后,西部数据就发表声明称,在未经西部数据同意的前提下,东芝单方面选出了芯片合资工厂的优先竞购方,这违反了双方的合约。在此之前,西部数据还通过美国国际商会仲裁法院发起仲裁程序,要求东芝停止出售芯片业务。仲裁法院将于7月14日作出裁决。

假如仲裁法院最终作出对东芝不利的裁决,将对东芝出售芯片业务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根据日本INCJ财团的声明,东芝与西部数据之间的纠纷没有解决之前,该财团不会竞购东芝芯片。而尽管东芝芯片业务的买家很多,甚至包括台积电、博通等知名大公司,但基于技术不外流以及高技术产业安全等角度的综合考虑,东芝其实只能将芯片业务卖给具有日本政府背景的INCJ财团。虽然台积电出价比INCJ高出很多,但日本政府不会同意卖给台积电。西部数据也对东芝芯片很感兴趣,但它出价最低,加上近期与东芝关系的交恶,东芝也不会选择将芯片业务卖给西部数据。

除了资金短缺和与西部数据的纠纷,东芝在日本资本市场还遭遇了新的麻烦。该公司表示,已向日本股市监管机构要求延长一个多月提交年度财务报表。按照原计划,东芝应于6月30日提交财务报告,但如今希望延期至8月10日,部分原因是由于目前破产的西屋电气核电部门的长期会计调查。如果延期申请不能获得批准,而且在6月底最后期限前未能提交财报,东芝的股票交易将陷入危险境地,最糟糕的情况是面临退市风险。退市,对于东芝这样的老牌大公司来说,不仅丢光脸面,而且承受不起。

既然两家企业已经彻底闹翻,短期内和解的可能性很小。很明显,在东芝和西部数据之间产权纠纷彻底解决之前,东芝闪存芯片业务出售无望。目前,芯片业务由于供应短缺而受到追捧,此时出售无疑可以获得一个令东芝满意的价格。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芯片市场将出现难以预测的变化,到时候东芝芯片业务还能不能卖出高价将是一个未知数。这也是东芝向西部数据提出巨额索赔的重要原因。炒作了几个月,日本东芝公司费尽心机想卖出去的闪存芯片业务交易还是美梦破碎。由于美国西部数据公司的阻止,东芝希望尽快与日本产业革新机构(INCJ)牵头的一个财团达成交易的努力在日前正式告吹。此前东芝曾向股东承诺完成交易,但在6月底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东芝食言了。为发泄怒火,也为了转移目标,东芝宣布起诉西部数据公司,向对方要求索赔1200亿日元(约合10.7亿美元)。就这样,原本保持良好合作关系的东芝与西部数据之间“友谊的小船”彻底翻了。

东芝与西部数据之间的利益纠纷源于西部数据1999年通过收购SanDisk,获得了SanDisk与东芝合资芯片公司的股权。换句话说,东芝拟出售的芯片业务有一部分西部数据的权益。西部数据认为在取得其同意之前,东芝无权单方面出售芯片合资公司。但东芝为了获得现金流,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虽然西部数据多次表达了对东芝出售芯片业务的不满,但为了尽快将存储芯片业务卖出去,以获得急需的大额资金,东芝的态度一直很强硬,我行我素。5月9日,东芝曾警告西部数据,不要干涉其出售芯片业务部门。东芝当时称,西部数据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干涉东芝的潜在经济优势及两家公司之间的合约,这是不正当行为,必须立即停止。否则,东芝将采取一切可用手段。6月7日,东芝再次警告西部数据,不要再试图阻止其出售芯片业务部门。东芝的律师在一封信件中称:“我们希望西部数据不要再试图阻止东芝出售芯片业务,而是应该把精力投入到一些更具建设性的渠道上,这对东芝和SanDisk都有利。”

6月下旬,东芝宣布已选定日本产业革新机构(INCJ)牵头的一个财团作为旗下芯片业务的首选竞购方。该财团成员还包括日本发展银行(DBJ)、韩国海力士和美国私募股权公司贝恩资本。但是,该财团在此前的一天已经表示,在投资东芝芯片业务部门之前,东芝需要解决其与西部数据之间的产权纠纷。与此同时,在东芝宣布选定首选竞股方之后,西部数据就发表声明称,在未经西部数据同意的前提下,东芝单方面选出了芯片合资工厂的优先竞购方,这违反了双方的合约。在此之前,西部数据还通过美国国际商会仲裁法院发起仲裁程序,要求东芝停止出售芯片业务。仲裁法院将于7月14日作出裁决。

假如仲裁法院最终作出对东芝不利的裁决,将对东芝出售芯片业务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根据日本INCJ财团的声明,东芝与西部数据之间的纠纷没有解决之前,该财团不会竞购东芝芯片。而尽管东芝芯片业务的买家很多,甚至包括台积电、博通等知名大公司,但基于技术不外流以及高技术产业安全等角度的综合考虑,东芝其实只能将芯片业务卖给具有日本政府背景的INCJ财团。虽然台积电出价比INCJ高出很多,但日本政府不会同意卖给台积电。西部数据也对东芝芯片很感兴趣,但它出价最低,加上近期与东芝关系的交恶,东芝也不会选择将芯片业务卖给西部数据。

除了资金短缺和与西部数据的纠纷,东芝在日本资本市场还遭遇了新的麻烦。该公司表示,已向日本股市监管机构要求延长一个多月提交年度财务报表。按照原计划,东芝应于6月30日提交财务报告,但如今希望延期至8月10日,部分原因是由于目前破产的西屋电气核电部门的长期会计调查。如果延期申请不能获得批准,而且在6月底最后期限前未能提交财报,东芝的股票交易将陷入危险境地,最糟糕的情况是面临退市风险。退市,对于东芝这样的老牌大公司来说,不仅丢光脸面,而且承受不起。

既然两家企业已经彻底闹翻,短期内和解的可能性很小。很明显,在东芝和西部数据之间产权纠纷彻底解决之前,东芝闪存芯片业务出售无望。目前,芯片业务由于供应短缺而受到追捧,此时出售无疑可以获得一个令东芝满意的价格。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芯片市场将出现难以预测的变化,到时候东芝芯片业务还能不能卖出高价将是一个未知数。这也是东芝向西部数据提出巨额索赔的重要原因。

在线留言询价

相关阅读
消息人士透露,不久前才宣布退出LSI芯片市场的日本大厂——东芝正考虑打包出售旗下子公司两座半导体工厂,其中,一家工厂拥有8吋和6吋晶圆的产线,另一工厂则有8吋晶圆的生产线。在去年买下了富士通的三重工厂的联电,是意向买家之一...据《日刊工业新闻》报道,不久前宣布退出LSI芯片市场的日本大厂东芝,正考虑将旗下子公司两座半导体工厂资产打包出售。据报道,东芝此次有意将旗下子公司 Japan Semiconductor 分别位在日本岩手县北上市及大分县大分市的两座半导体工厂打包出售,并希望买家留任既有员工。交易范围涵盖Japan Semiconductor的股票。联电是意向买家之一。消息人士称,两家公司计划最快在2020年度内(截至2021年3月前)达成协议,卖厂后东芝将委托联电代工生产所需的半导体。不过目前谈判尚仍处于初期阶段,未来也有破局可能。此外,该人士还透露,联电不是唯一的意向买家,东芝还与其他候补买家有就厂房出售事宜进行讨论。东芝此次将出售的工厂资产中,位于大分市的工厂拥有8吋及6吋晶圆的产线,而岩手工厂则有8吋晶圆的产线。目前,两家工厂的产能约有80%-90%是提供给东芝,具体产品以电机控制用模拟 IC及MCU为主。剩下的10%-20%的产能是用于晶圆代工业务。据了解,此次作为目标买家之一的联电,对于接手日本企业多余半导体工厂的态度积极,其在2019年时收购了富士通的三重工厂。若此次收购资产若成,联电将迎来“多赢”局面。在扩大了6吋和8吋晶圆产能的同时,成为东芝的代工厂商,不必担心订单来源和产线闲置;再者工人也是现成的,无需过度忧心人力;以及接受原厂主的客户资源,提升接单能力及工厂稼动率等。东芝加速出清亏损业务相比其竞争对手及同行,业绩表现及收益不及预期的半导体业务对东芝公司而言,是近20年来的运营难题。东芝公司在2015年脱离运营困境后决定转型,并逐渐成为提供基础建设服务型企业。不过,该公司仍在努力缩减亏损业务的资产并削减固定支出,以期强化获利能力。事实上,早在10年前 ,美国晶圆代工大厂格罗方德 (GlobalFoundries)就曾表态有意收购东芝的半导体工厂,但未有具体收购进展,最终不了了之 。2016年,日本索尼买下大分工厂的部分资产。此次将出售的,是东芝所持有的剩余大分工厂资产。2018年6月将旗下东芝存储器业务(Toshiba Memory Corporation)出售给以美国贝恩资本为主导的"日美韩联盟",东芝继续持有Kioxia近40%的股权,仍是大股东。2020年9月,东芝宣布退出系统LSI市场,半导体业务的结构型改革迈入最后阶段。
2020-11-20 00:00 阅读量:343
2020-05-07 00:00 阅读量:357
由于疫情在日本持续升温,在丰田等大型企业宣布停工停产后,东芝集团也决定给7.6万人放长达17天的“长假”。据日本富士电视台报道,4月15日晚间,日本东芝集团决定,其位于日本国内的所有部门和设施临时停业。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和各地方政府的数据,截至4月15日22时,日本国内当日新增确诊病例539例,累计确诊病例达8570例。死亡数日增16例,达178例。据知情人士透露,东芝集团决定在4月20日至5月6日期间,将日本国内的所有部门和设施全部停工,这其中包括集团总部及部分工厂。需要注意的是,除了旗下发电厂等与社会基建工程有关的业务外,该集团约7.6万名员工将开始“休假”。日本共同社也报道了这一消息。需要注意的是,由于东芝公司在2018年6月将旗下东芝存储器业务(Toshiba Memory Corporation)出售给以美国贝恩资本为主导的"日美韩联盟",但东芝继续持有Kioxia近40%的股权,仍是最大股东。 而东芝存储器于2019年10月起正式更名为铠侠,所以日本东芝全面停工有可能与铠侠无关,相关的内存供应或许不会受停工事件影响。目前东芝和铠侠未就此事置评,但群联在早间侧面证实停工的东芝和铠侠并非同一家公司。据台媒报道称,NAND存储器控制芯片商群联表示,此次停工的日本东芝 (Toshiba) 与铠侠株式会社 (KIOXIA)是两家不同的独立公司。群联指出,公司的股东、同时也是NAND Flash供应商的原东芝存储器株式会社(Toshiba Memory Corporation; TMC)已于去年10月起已更名为铠侠,全面停工的日本东芝工厂与铠侠是不同的公司。群联还强调,铠侠目前工厂营运及生产一切正常,未影响与群联间的NAND Flash供货,且公司 NAND Flash 供应商来源广泛,包括日本、美国、韩国与中国大陆等,对全球客户供货无虑。
2020-04-17 00:00 阅读量:304
2019-09-27 00:00 阅读量:364
  • 一周热料
  • 紧缺物料秒杀
型号 品牌 询价
TL431ACLPR Texas Instruments
PCA9306DCUR Texas Instruments
TPS61021ADSGR Texas Instruments
CD74HC4051QPWRQ1 Texas Instruments
TPS5430DDAR Texas Instruments
TPIC6C595DR Texas Instruments
型号 品牌 抢购
TPS61021ADSGR Texas Instruments
TPS61256YFFR Texas Instruments
TPS5430DDAR Texas Instruments
ULQ2003AQDRQ1 Texas Instruments
TPS63050YFFR Texas Instruments
TXS0104EPWR Texas Instruments
热门标签
ROHM
Aavid
Averlogic
开发板
SUSUMU
NXP
PCB
传感器
半导体
相关百科
关于我们
AMEYA360商城(www.ameya360.com)上线于2011年,现 有超过3500家优质供应商,收录600万种产品型号数据,100 多万种元器件库存可供选购,产品覆盖MCU+存储器+电源芯 片+IGBT+MOS管+运放+射频蓝牙+传感器+电阻电容电感+ 连接器等多个领域,平台主营业务涵盖电子元器件现货销售、 BOM配单及提供产品配套资料等,为广大客户提供一站式购 销服务。